今天是:
  |  信息公开  |  职能机构  |  公示公告  |  卫生信息  |  文件通知  |  医疗救治  |  行风在线  |  健康速递  |  人事任免  |  政策法规  |  曝光台  |  卫生行政处罚结果公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曝光台 >
· 施一公加持的诺诚健华赴港上
· 存在严重不良反应 退烧药安
· 半摘口罩打喷嚏随地吐痰 警
· 家用卫生间、集体宿舍等如何
· 从宅家到复工,五步走出心理
· 无症状感染者属于确诊病例吗
· 治疗儿童脑肿瘤,联合用药效
· 春已至口罩还要不要戴?居家
· 新增36名人才入选台州市“50
· 为什么试管婴儿囊胚移植成功

施一公加持的诺诚健华赴港上市,破发潮中这家企业如何立于不“破


港交所推出“云敲锣”网络上市仪式的当天,诺诚健华成为了“首吃螃蟹”的企业。

3月23日,国内生物科技公司诺诚健华(股票代码:09969)在港交所上市,成为2020年港交所上市的首家生物科技公司。

诺诚健华本次IPO发行定价为8.95港元/股,总计发行2.5亿股,拟募资总额为22.4亿港元。首日挂牌收盘涨9.61%,报价9.81港元。截至24日收盘,报9.72港元,总市值121.66亿元。

诺诚健华主营业务为研发用于治疗癌症及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分子靶向药物,并推动其在全球实现商业化。拥有“明星”科学家施一公、崔霁松、赵仁滨以及癌症基因组学行业专家张泽民博士等一系列行业顶尖人才。得益于此,诺诚健华上市之前就赚足了资本市场的眼球。

“明星专家”施一公加持

如果仅从业务和财务上评判,诺诚健华与其他新药公司并无太大差别,而其最为亮眼的是豪华的研发团队。

出身于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2013年就拿下院士头衔的施一公在生命科学领域已有超过30年的研究背景。其搭档崔霁松博士是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早在上世纪80年代,崔霁松就曾赴美留学,获得普渡大学基因工程博士学位。在与施一公联系创立诺诚健华前,曾就职于美国默克、保诺科技等公司。

其核心主创团队成员也大多出身于保诺科技,比如生物及战略规划高级总监、执行董事赵仁滨(施一公配偶)曾是保诺科技药研生物学总监;人力资源及运营执行总监王明保曾是保诺科技人力资源高级总监;生物学执行总监刘瑞勤曾是保诺科技药研生物学高级总监;药物化学副总裁陈向阳曾是保诺科技药物化学执行总监。

2015年11月,诺诚健华成立。IPO之前,诺诚健华经过7轮融资,累计超过2.7亿美元,包括Vivo Funds、Pivotal Chi Limited、Hankang Capital及中国结构调节基金等,都是诺诚健华的基石投资者。

拥有超过100人的药物发现团队,60人的临床研发团队,药物发现团队与临床研发团队紧密合作,大大提升了研发效率。而管理层也几乎都有多年的研发经验,研发实力强大。这也是机构所看好的点。

尽管诺诚健华展现出成为明星股的潜质,但由于盈利能力的不确定性,市场中依然存在着对诺诚健华的质疑。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诺诚健华的营收仅为10万元和162万元,期内亏损高达3.42亿元和5.54亿元。2019年,亏损势头进一步放大,仅用9月个时间就亏掉了6.53亿元。也就是说,诺诚健华在2年9个月的时间里,巨亏了15.49亿元,

在招股书中,诺诚健华明确表示,过去从未进行过分红,未来短期内也不会,将会把所有盈利都放到市场与研发上。

众所周知,港股与A股有所不同,港股投资者在看重公司业绩的同时,更喜欢高分红的公司。单从这个角度看,诺诚健华似乎并不讨喜。

成也“替尼” 败也“替尼”?

药物开发投资具有高度投机性,需要大量的前期资本开支,且存在候选药物将无法取得监管批准或不具有商业可行性的巨大风险。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诺诚健华分别实现营收10.2万、161.7万和59.3万元人民币,对应净亏损3.42 亿、5.54 亿与3.22 亿元人民币;研发开支分别为6290万元、1.497亿元与9480万元。

据了解,在成立不到5年的时间里,诺诚健华发现并研发了九种候选药物,包括一种处于注册性试验的候选药物、两种处于I/II期临床试验的候选药物及六种处于IND准备阶段的候选药物。

在此之中,研发最快的品种是第二代BTK抑制剂奥布替尼(ICP-022),用于治疗多种B细胞恶性肿瘤及自身免疫性疾病。

图片来源:诺诚健华招股书

3月6日,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受理奥布替尼 (ICP-022) 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套细胞淋巴瘤(MCL) 患者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NDA)。

目前,在全球仅获批3款BTK抑制剂,分别是强生的伊布替尼 (Ibrutinib)、阿斯利康的阿卡替尼(Acalabrutinib)、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zanubrutinib)。

图片来源:诺诚健华招股书

与传统疗法相比,BTK抑制剂的副作用更少。第一代BTK抑制剂伊布替尼可能会诱发脱靶效应,相比第一代,第二代BTK抑制剂显示出更优异的疗效及较少的脱靶性。

其中,伊布替尼是第一代BTK抑制剂,阿卡替尼与泽布替尼为第二代BTK抑制剂。诺诚健华正在研发的奥布替尼(Orelabrutinib)也属第二代BTK抑制剂。作为已上市药物,伊布替尼是诺诚健华奥布替尼目前的直接竞争对象。

而短期来看,公司研发进展最快的产品奥布替尼拥有在短期内上市的可能并被诺诚健华寄予厚望。那在此之下,诺城健华的产品市场会有多大?

公开信息显示,伊布替尼于2013年获美国FDA批准上市,2017年于中国获批上市。阿卡替尼于2013年获美国FDA批准上市,并未进入中国市场。

目前,伊布替尼是中国唯一在售的BTK抑制剂。因为市场上不存在替换选项,对于患者而言,两款药物的用药成本异常高昂,美国患者每年需要支付约17.9万美元,中国患者每年需要支付约10.4万美元。

自 2014 年第一款BTK药物伊布替尼获批上市以来,实现快速放量,2018年全球BTK抑制剂销售额已超过63亿美元,未来BTK抑制剂的总销售额可能超过百亿美元。

针对未来百亿美元的市场,如果诺诚健华没有竞争对手的话,那么诺诚健华目前的百亿港元估值是非常便宜的。但问题是诺诚健华存在不止一家竞争对手。目前国内包括百济神州、恒瑞医药、浙江导明、信诺维等多家药企的BTK靶向的新药已经进入临床阶段,有望在 2020 年后陆续上市。

占先机、抢时机

作为一家创新药研发企业,诺诚健华还没有任何处于商业化阶段的产品,因此一直没有“造血”能力,并且处于“烧钱阶段”。在此情况下,头顶明星光环的诺诚健华能否在港股市场斩获投资人的信心仍然充满未知数。

从2018年4月港交所主板开闸允许未盈利生物科技企业上市后来看,抢先试水的歌礼制药、百济神州、华领医药等纷纷陷入股价破发“魔咒”。

总体而言,创新药企在港股整体表现并不强劲,并且破发潮屡现,那么,为何诺诚健华仍然“一意孤行”?

有分析指出,新药研发周期长,投资大,风险大,企业在前期需要持续不断的烧钱,但又无产品上市、无盈利能力,因此对资本市场存在极大渴望,港交所开闸对于创新药企来说无疑是融资的阳光大道。

而根据诺诚健华香港上市计划披露,公司此次募资也主要用于快速推进核心产品奥布替尼以及用于治疗FGFR信号异常实体瘤的ICP-192及ICP-105的研发,并加速探索各产品全球化进程。

占先机、抢时机,或许就是众多创新药企积极拥抱资本、扎堆上市的主要原因。

(本文综编自财华网FinetHK、GPLP犀牛财经、DeepTech、蓝鲸财经、凤凰网港股、新浪医药)

上一篇:8000元飙至28000元,防疫物资出口认证市场火爆,这些企业正“蓄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政务公开 | 公众互动 | 办事审批 | 局长信箱 | 信息公开 | 职能机构 |
Copyright©2003-2016 温岭市卫生局 版权所有
  • 台州市卫生健康系统组织收看收听全省卫生健康系统安全生产工作电
  • 台州市卫生健康系统组织收看收听全省卫生健康系统安全生产工作电
  • 路桥:博爱医院志愿者到宁溪敬老院开展义诊活动
  • 临海:“两癌”筛查进港区 温情服务暖人心
  • 万博bet官网
  •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
  •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
  • 白金会娱乐集团
  • 网上真钱扎金花
  • 888真人备用网址
  • 老虎机作弊器
  • 福彩3d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