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信息公开  |  职能机构  |  公示公告  |  卫生信息  |  文件通知  |  医疗救治  |  行风在线  |  健康速递  |  人事任免  |  政策法规  |  曝光台  |  卫生行政处罚结果公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曝光台 >
· 健创故事会
· 5年500台达芬奇手术,和睦家
·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另一场“
· 戴口罩、勤洗手……抗疫好习
· 专家建议:科学运动,远离意
· “保健品”进价150元卖8600
· 青少年每天零食少不了?专家
· 北京疾控提醒:尽量电子支付
· 无肉不欢别过度 别忘了蔬菜
· 世卫组织和儿基会称许多国家

健创故事会


初到北京和睦家康复医院水中康复中心(以下简称“和睦家水中康复中心”),你可能觉得这与游泳池并无差异——馆内一方10*15的水中康复区域,依照功能不同被划分为一大一小——但空气中扑面而来的暖意和北京五月天难有的湿润感告诉你,这里不一样……

和睦家水中康复中心的运营方——航标水域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匡禹告诉健康界,其团队于2015年开始接触水中康复领域,并与IATF(国际水中康复协会)共同组建了IATA-CHINA(国际水中康复协会中国分会),负责在中国地区水中康复项目的推广、运用、科研、人员培训和专业认证。

和睦家水中康复中心既是团队切入水中康复领域的重要入口,也是其拓展商业边界的试验田。运营至今两年,该场馆从硬件设计到人员配置皆已标准化。目前,IATA-CHINA正在筹划将以上能力快速复制到包括康复、健身、亲子游泳等在内的多个领域。

不能教游泳的运动员不是好企业家

从小喜欢游泳的匡禹12岁起就跟着八一游泳队训练。教练看中了他在游泳上的天赋,建议其进入省队北京队进行更专业的训练。

于是,小匡禹后来成了北京游泳队的一员。一年多以后,迫于学业压力,匡禹放弃了走向专业运动员的道路,而成为了一名体育特长生。在现在的匡禹看来,这段体育生经历是受用终身的。“体育是一门国际化语言,它是无国界的。”匡禹说道,“我大学留法读书,一开始我的法语并不好。但因为有体育特长,很快就加入校队,一下子社交、语言的困难就都解决了。”

2010年,硕士毕业后的匡禹回国进入一家外企工作。正是在这里,他遇到了后来的创业合伙人张婷。两人一见如故,虽然在这家公司共事时间不长,但匡禹决定创业后,张婷成为了他强有力的后盾。

“匡禹这个人做事比较专注,有一股子体育运动员的韧劲,能把事情琢磨得很透彻。我觉得创业就是需要这样的精神。”张婷回忆道。出于对匡禹的认可,张婷成为匡禹项目的天使投资人,并在一年以后辞职正式加入团队。

创业伊始,匡禹将目标锁定在自己擅长的游泳运动领域,在北京亚运村附近开办小康乐游泳馆。“当时的想法就是把咱们传统游泳教学里好的内容传承下来,然后体系化、规模化。”在匡禹看来,游泳领域一直以来面临的问题是恶性价格战——当每家都在考虑如何以低价吸引客户的时候,服务品质自然无法提升。因此从一开始,他就希望打造不打价格战的高品质游泳馆。

这一战略的效果立竿见影。不到两年时间,小康乐游泳馆就吸引了不少的顾客。随之而来的,包括客户们的特殊需求。“曾经我发现一个孩子和别的小孩‘不太一样’。不听指令、注意力也不集中。”在匡禹的再三追问下,父母才告知了孩子智力发育迟缓。“当时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家长对孩子干扰过多。比如,正上着课孩子游得好好的,家长冲进来说小孩累了、饿了、渴了……其实孩子都是好孩子,但家长的过多干预导致了一些问题。”

在此期间,匡禹还遇到了一些特殊孩子——患有唐氏综合征、自闭症和肢体残疾的孩子。从理论上来说,接触游泳甚至是水中康复对这些孩子们有极大增益,但水中康复领域属于专业范畴,匡禹逐步意识到曾经掌握的技能不够用了。

不能体系化的水中康复体系没法普世化

提起水中康复,不少人想到的还是“水疗”或“水中运动”。的确,类似的是以上项目皆需要在水中进行,利用水的浮力、阻力及冷热调节可以达到很多陆上康复无法达到的效果。

但在匡禹看来,直接将几者划等号是社会的认知误区,同时也禁锢了水中康复这一新兴市场的发展。“我们常说的‘水疗’通常指温泉类,这种浸泡的治疗方式其实只能占到水中康复手段的20%以内的份额。市面上也有以水疗为名的水中康复,但在我们刚刚进入的2015年,这一领域尚未有明确标准,所以服务能力参差不齐。”匡禹介绍道。

为此,他和张婷跑遍了国内已有的水中康复中心之余,又将视野放宽至全球,希望找到权威、专业的水中康复机构,学习相关经验。

2015年,张婷先后参与英国大使馆筹办的有关社会类企业研讨会和赴美学习相关课程,并最终找到了隶属于世界卫生组织旗下的WCPT(世界物理治疗联盟)当中专门负责水中康复的机构IATF(国际水中康复协会)。

“我们当时觉得,‘终于找到组织了呀!’IATF有专门的一套水中康复标准,做得非常精细,人家连手指头应该怎么动都有明确介绍。”时隔多年,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匡禹仍然兴奋不已。

“然后我们就开始接洽合作,到瑞士考察。”回忆起第一次到IATF位于瑞士的水中康复中心的感受,匡禹用“大开眼界”来形容,“山谷雪山之中有这么一个水中康复中心,非常好的设施,干净的水质……”也正是因为这一学习经验的影响,其后在中国建设水中康复中心的时候,匡禹才会那么不惜血本也要建设最符合康复标准的设备。

基础设施建设只是第一步。涉及到临床医学、生物医学、替代医学、流体力学、临床心理学等多个学科的水中康复治疗,还需要有大量专业人才方能服务我国逾2.55亿老年人(智研咨询《2019-2025年中国老年健康服务行业市场全景调查及投资方向研究报告》数据)和超过8500万的残疾人(中国残联2018年数据)。即便保守估算,只有20%的老年人和60%残疾人有康复需求,这一庞大的人口基数也透露出我国水中康复领域的人才缺口。

为此,2016年IATA-CHINA成立之初就开始进行水中康复国际资质认证培训课程,迄今为止已培养超300名有IATF技法资质认证的专业人才。

不能商业化的NGO成不了社会企业

社会企业指的是以解决社会问题、增进公众福利为目标,而并非追求自身利润最大化的企业。这也是匡禹最早成立IATA-CHINA品牌的初心。

“整个北京有3600多家游泳馆,之前只有两家愿意接纳残疾儿童。”匡禹曾对媒体如此说道。身为前游泳运动员的他,很清楚游泳乃至水中康复对特殊儿童的良好作用。因此,匡禹成为了推动残疾儿童介入水中康复领域的冲锋人。

从2015年起,匡禹和团队联合北京市东城区荣德社会工作创新中心共同发起“浮力宝宝”公益项目,以“促进中国水中康复事业的全面发展”为愿景,为需要水中康复的特殊儿童进行专业的康复训练。同期,考虑到老年人也是水中康复需求主力军,团队还发起了“不倒翁”公益项目,通过康复训练帮老年人调整步态、预防跌倒及腿部疾病。一系列的公益行动既帮助了有需求人士,也为IATA-CHINA团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更重要的是也让每个深入项目的参与者受益。“不光我受益,还有我的家人。”匡禹说道,“我的母亲之前做了膝关节置换手术。手术以后我就安排她进行水中康复。手术后最怕两件事:术后感染和手术周围出现血栓。我们的水质要求非常高,而且在水里面的水压本身就会刺激血液循环,因此不易形成血栓。从体验上来说,水压的包裹性可以给膝关节降温、止疼。所以我母亲的恢复是非常好的。”

母亲术后有效率地恢复也让匡禹切实感受到了一家优质的医院(或者说康复医院)应当是什么样的。“我们老说所谓的高端医院。什么是高端?环境只是个基础的平台,最重要的在于医疗的时效性——没有过度医疗、精准有效地解决问题,帮患者节省时间,提供更好的服务。”匡禹认为,要帮用户节省时间,最好的节省就是在出事儿之前先预防,所以很有必要把水中康复当作大众运动来发展。

接下来,IATA-CHINA将整合产业链上下游,一头从基建设备的研发生产着手,一头联合多个游泳馆业态品牌方,结合现在已有的运营能力和人才培训机制,输出有标准可依的高品质的水生态服务解决方案,比如水中健身、亲子游泳等特色项目,从而拓展水中康复在大健康领域的边界。匡禹说,他的终极理想是:希望水生态服务能让所有人都享受得到。

上一篇:医药电商撬动大健康蓝海,京东健康变局中占先机
下一篇:5年500台达芬奇手术,和睦家如何实现技术升级?

友情链接:
政务公开 | 公众互动 | 办事审批 | 局长信箱 | 信息公开 | 职能机构 |
Copyright©2003-2016 温岭市卫生局 版权所有
  • 台州市卫生健康系统组织收看收听全省卫生健康系统安全生产工作电
  • 台州市卫生健康系统组织收看收听全省卫生健康系统安全生产工作电
  • 路桥:博爱医院志愿者到宁溪敬老院开展义诊活动
  • 临海:“两癌”筛查进港区 温情服务暖人心
  • 万博bet官网
  •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
  •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
  • 白金会娱乐集团
  • 网上真钱扎金花
  • 888真人备用网址
  • 老虎机作弊器
  • 福彩3d谜语